电 话:0576-87558042-87513393  
 Q Q号:823184727  群号:276764694  
 24小时开通手机号:  13706862083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三支脚合作企业
感谢那些年没看上我的相亲对象
夫妻纠结

        杨小贝,女,28岁未婚,去年刚硕士毕业。

  3月初的一个周末,早上3点,母上大人就把她从床上呼起来,4点要赶到张大仙家里去排队。这种“例行公事”,前几年母上大人年年做。

  今年,按照大仙的意思,要本人心诚一起来,看着母上大人的脸色,还是起来乖乖去排队吧!

  杨小贝,本身比较宅,加上多年实验室生活造成比较窄的交际圈,所以一直单着。

  干嘛一定要急着嫁人呢,是韩剧不好看还是手机不好玩呢?

  但是,你跟自家母上讨论嫁不嫁人的问题那都是没有意义的,弄得不好那就一出家庭伦理大战,自家母上的功力杨小贝那是从小深有体会,能说得你头都抬不起来,还得扣上个不孝的帽子。

  大仙今年的意见是,如果今年还是不成,那就要等个几年了。

  母上一听这话就急了,眼瞅着杨小贝就要到30了,30岁在她们这个小城,那就是女人的分水岭。按母上的话讲,你过了30,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姑娘了,那就是腊肉和小鲜肉的区别。

  母上赶紧递过去一个大红包,请大仙支支招。

  大仙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捏了捏满意地点了点头,告诉她们,让杨小贝三月初八这天下午四点前,多买点鲤鱼到大河里放生。

  杨小贝虽然想跟母上讨论一下唯物主义起源的问题,但是在母上强权打压下,还是走了套大仙给的流程。

  放完生后的那个星期开始,还真就陆续有人给她介绍了对象。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第一位,法院男。这是杨小贝的第一位相亲对象,也给她留下了及其深刻的印象。

  那天吃完饭,介绍人就回去了,他们就找了个附近学校的操场进去逛了逛,聊聊天。

  法院男这个时候就打开了话题问杨小贝,“你是不是事业编啊,那你还打不打算往上考了啊?”

  杨小贝告诉他,自己刚工作,暂时没这个打算。

  杨小贝发誓自己真的在法院男的脸上看到了“痛心疾首”四个大字。

  ldquo;你怎么能这么不求上进呢?事业编能跟行政编比吗?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呀?是不停地学习。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你看我,花了三年时间从我们县法院考到了市法院,下面我的目标是争取考到最高法,到北京去……”

  杨小贝感觉自己在法院男的眼睛里看到了星辰大海。晚上回去,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蚂蚁,而法院男变成了巨人,生生地吓出来一脑门的汗来。

  那天法院男足足跟杨小贝洗脑了有四个小时,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特别像当年高一分班,班主任知道她抽风式的非要选理科班的表情。

  那几天,法院男一直游说杨小贝一起进行他的同盟计划,不过还是被她婉转地拒绝了,后来就感觉法院男明显不高兴了。

  很快杨小贝就收到法院男的短信,上面写着,“我觉得我们的思想层次上有代沟,并不是很合适,不过,最后还是想提醒你,你真的不能就这么堕落了。”

  杨小贝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到手机了,谢谢您哪!

  可是,这才是杨小贝相亲被黄的开始。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第二位,政府男。这是杨小贝的直系领导给介绍的优质男。他们约了一个周末见了第一次面。

  这次介绍人没有去,杨小贝自己去赴了约。

  看到明晃晃“湘菜馆”几个字,杨小贝觉得自己的脑门已经开始出汗了。

  昨天政府男约时间的时候,还很贴心地问杨小贝能不能吃辣?

  杨小贝告诉他,自己从小就不能吃辣。

  推开包厢的大门,就看到一张20人的大桌差不多坐满了人,听到动静都齐刷刷地望过来。

  在大家堪比探照灯的目光扫射下,杨小贝同手同脚走到了座位上。

  本以为就是两个人的见面,没想到阵仗这么大,只能兵来将挡了。

  桌上,政府男挪动了一下自己有点费劲的身躯介绍了一下他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们,大家很热情地招呼了杨小贝,很快进入了正题,政府男的亲戚说的最多的就是,有个亲叔叔在房管局当一把手,那叫一个厉害,估计说了有一个多小时都是在讲这位叔叔的,转而呢就是各种夸这位政府男是多么多么的优秀,年年先进个人,办公室主任,还是领导培养的骨干。

  那一次的印象,杨小贝就记得菜太辣,人又多,没吃饱。

  又见了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政府男告诉杨小贝,觉得他们之间有差距,杨小贝离他心目中的白、瘦、高还有些差距,不是他心目中的小仙女。

  好吧,您看上去也不是段誉呐!杨小贝吐槽到。

  回来,跟母上汇报了一下战况,母上急得直跳脚,“你这个笨丫头,你怎么不说你表舅是区长啊,还有你表哥他们,咱们家也有不少在政府的啊!”

  ldquo;那人家是看上我还是看上我表舅啊?”

  一句话说的母上憋住了!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第三位,部队男。这一次,母上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要求带着双方父母一起见,必定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人家。

  部队男是个直爽的小伙子,认识几天后,就跟杨小贝提出,“我们赶紧领证吧,这样我转业回来就可以转到你所在市区的机关里。”

  杨小贝听到后,汤勺吧嗒一声掉碗里了。

  ldquo;这也太快了吧,我们还不太了解呢?”

  部队男一边吃饭一边道,“没事,结婚后再慢慢了解,对了结婚后你把工作辞了吧,专心在家照顾我爸妈,我一直不在家,他们挺不容易的,你一定要把他们照顾好了。”

  杨小贝发誓,真的是在用多年的修养在抵抗想把汤喷到对方脸上的冲动。

  不过,最后她还是婉转地告诉部队男,自己不想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就结婚,自家母上自己还没孝顺过一天呢。

  部队男还挺生气,认为杨小贝学历挺高,不过书白念了,连老人都不想照顾,必定不是个良配,迅速果断地把杨小贝给拉黑了。

  杨小贝也被这通快节奏给弄蒙了。

  后来,杨小贝都有孩子了,部队男的父母估计是忘了,又来给自家儿子征了一次婚,这当然就是后话了。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第四位,企业男。这一次,母上千叮咛万嘱咐,让杨小贝千万别说自己是女硕士。

  杨小贝很想吐槽,介意对方学历高的人该有多自卑,怎么不想想父母学历高还有利于下一代的智商呢!

  企业男是个中专生,不过杨小贝无所谓,平时的交流也没发现有啥障碍,又不是搞学术交流,不是文盲就行。

  这一次,母上觉得能成。

  看来,话还是不能说的太满,有一次杨小贝无意中自己说漏了嘴告诉对方自己是硕士后,企业男的态度就有变化了,话里话外说自己说中专毕业,有点配不上她,傻乎乎的杨小贝也没往心里去。

  没两天,企业男很真诚的对她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你人挺好的,不过你学历太高,我挺有压力的,最重要的一点,我有狐臭,会遗传,不能耽误你。”

  杨小贝真的要笑哭了,那大哥你怎么还来相亲啊!

  第四次相亲继续垮掉。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第五次,妈宝男。这一次的对象是个没长大的“大孩子”。

  第一次见面,妈宝男就一直捧着个手机在打游戏,头都没抬。

  期间,都是由代言人妈妈跟杨小贝在互动。

  妈妈介绍了妈宝男的情况,本科毕业,目前还没找到工作,家里有厂,找不找也无所谓。

  妈宝男的妈妈提出要求,婚后要和他们的住在一起,妈宝男从小都没离开过妈妈,连大学都是要跟着的。

  希望杨贝贝以后能够照顾好他。因为妈宝男什么都不会,以前都是妈妈一手照顾的。

  后来每次见面,妈宝男的妈妈一直跟着,杨小贝委婉地和妈宝男提了一下能不能单独相处一次。

  哪知道,妈宝男妈妈眼泪汪汪地来找杨小贝,把杨小贝给吓坏了。

  他妈妈问杨小贝,自己是不是嫌弃她,杨小贝说了好多好话才把妈宝男妈妈的眼泪给止住了。

  回去介绍人就告诉杨贝贝,没戏了,妈宝男希望找个再大点的。

  杨小贝抖了抖,感觉自己逃了一劫。

  跳动的心分割线爱心

  经过这几次的相亲摧残,杨小贝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龄硕士单身女青年的帽子看来一时半会是摘不掉了。

  自己倒是想再多享受享受单身生活,不过母上那道关估计是不好过。

  闺蜜安慰她,希望说不定在拐角呐!

  七月初八,大师建议再放生一次,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母上,这次绝对错不了。

  那个周末,杨小贝心血来潮地走了一条自己从来没走过的路,在拐角处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水,还跟是老乡的老板娘阿姨闲聊了几句。

  临出门,还开玩笑地告诉老板娘自己还是个单身女硕士,欢迎给自己介绍对象。

  转身的时候杨小贝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水瓶咕噜噜地滚在了那人的脚下。

  ldquo;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随着好听的说话声,一双修长的手把水瓶递给了杨小贝。

  盛夏的太阳光,照的人有点晃。

  后来,老板娘主动给杨小贝介绍了自己的儿子,就是那个递水的男生。

  杨小贝在结婚前很郑重的对母上说,以后不能吃鲤鱼了,下不去嘴啊!

  对了,最感谢的就是那些当初没看上自己的相亲对象们!

  所以呢,姑娘们就是自己年纪再大,学历再高,也别觉得自己矮别人一头,急冲冲就把自己嫁了,婚姻开始前,两人必然是要对等的。

  适当的等待是必须的,说不定希望就在拐角处等着你呢?也别怕相亲,说不定你的良人也在等你呢?

 

 

 

【免责声明】:三支脚人才网登载的所有文章皆来源于官方媒体或网络资讯,仅仅出于强化和丰富客户售后服务内容之目的而转发而传递而交流,但绝不意味着三支脚人才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一切仅供参考。如无意间冒犯版权或原创与事实有出入,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如因围观而引发任何纠结或纠纷皆与三支脚人才网无关,特此声明。